印象中國小五、六年級開始便常聽人對我說:「外省人較不重男輕女」,這話我一直放在心上卻一直沒細細想過。基本上我對這看法抱著嗤之以鼻的態度,因為我家有一整堆子「外省人」,就偏不是這麼回事。而會在國小五、六年時期才聽到這些話,大約和搬離眷村後我才真的接觸到台語及本省同學有關。


最近拜「光陰的故事」之賜,又有人對我重提這話。這回年紀長了些,長了點耐性讓我好好琢磨這現象。為何有人這麼認為?左思右考,我認為會讓這話成為結論從嘴裏說出來的人,是看著結果在作結論。換句話說,如何造成「外省人較不重男輕女」這現象他不管,直接拿這結果來作為對所謂的「外省人」的印象之一便了事。套句我指導教授的話:不但不瞭解真相,可說完全沒有科學精神。

事實上中國三十六省(我唸書時是這數,現在不知變成幾省),無論哪一省,各有各的文化,各有各的講究,但在「重男輕女」這點上,各省皆同。除了少數民族外,沒聽過哪一省人不重男輕女的。那麼為何獨獨在台灣人眼中的「外省人」會不一樣?要弄清楚這個不太一樣的現象,首先要弄清楚的便是:什麼是「在台灣的外省人」以及這些人是如何組成的。

在台灣,所謂的外省人,是指除了台灣人以外的其他在台中國人。而這裏指的「外省人」又特別指民國三十八年左右隨政府撤退來台的各省人民,有人建議稱為「新住民」。這群「新住民」又是由哪些人組成的呢?民國二、三十年代,因抗戰、國共戰爭隨著政府移動遷徒的軍隊、家眷以及撤退至大後方的學生們。這些人因為戰亂,飄流過許多地方,最後在台灣落地生根。

那麼不論這些台灣的本人省或外省人都是中國人(少來跟我吵什麼台獨理論,這裏是就廣義面討論。有本事你不要寫漢字、不要用筷子、不要吃粽子、不要過農曆年),承襲著相同的漢文化,為何到了台灣就不一樣了?我想了許久,琢磨來琢磨去,我認為答案應是戰爭。戰爭的強大衝擊力推了浸淫在舊文化中的人們一把,讓他們不得不往不同的方向邁出一步。

戰爭的無情,讓這些飽經戰亂、離鄉背景渡海而來的外省人們,輕易地跨過了傳統、越過了性別看清了生命的可貴。而當時身處台灣的本省人們仍繼承著中國的傳統思想及日據時期的皇民化教育,這些人們在經年累月的文化傳承中看著另一批好不容易保住性命、如難民般闖入的外鄉人,如此鮮明的對比所造成的文化衝擊當然也很強烈。

當這群新住民進入台灣安頓下來時,看著身邊一起走過戰亂的
人,想到的並不是性別,而是「活著」,終於活著出來了。當時身無長物者比比皆是,而妻小還在身籩的,可算是幸福,至少還有家人相伴。有著這樣經歷的人們,看待生命的態度,和處於平靜生活中的人們自然無法相同。他們更會珍惜活著的人,因此很輕易地便跨過了性別直接看待生命。有了這樣的想法,在行為處事上當然也隨著改變,我想這或許就是台灣人眼中「外省人較不重男輕女」現象的由來。

然而經過戰爭的洗禮依然不為所動的也不是沒有,例如我家便是。我們家的重男輕女從不摭掩也從不怕人說話,那些最基本的排頭:走路時男人走前,女人走後;吃飯時男人先上桌,而且男女還不同桌,女人只能和小孩擠一桌等等, 我家統統有。反正,男人就像是打陀螺的人,女人就像只繞著男人轉的陀螺,打陀螺的人要她往哪兒轉,她便順從的向哪兒轉。家裏大老爺們認為茶來伸手,飯來張口是應當的,家裏沒錢過日子是一回事,傳統又是另一回事,不生個兒子,作人媳婦的別想了事,我家那個弟弟便是這麼來的。

我天生反骨,年幼時要我往東偏向西,但在家裡大人們的淫威下,不敢還嘴只在暗地裡造反,時不時便招來頓飽打,在我來說也不是什麼新鮮事。長大些知道反抗是怎麼回事,便更不受教了,我不想理的事,說破了嘴都別想我會應。對於家中這種重男輕女的現象,明著暗著都反彈過鬧過,雖起不了多大作用,總之至少我鬧得自己高興。

我家族中的「重男輕女」存續至今,這也是後來我不見親戚的原因之一。直到前兩年仍有長輩打電話來「命令」我參加堂哥的婚禮,我家那些堂姊表妹們結婚時,可從沒長輩們致電關心。這回光聽第一句話,我就惱了,那個說辭是:「喂,聽說妳不去啊?妳大哥可是你們這輩我們家的長子,長子的婚禮怎可不到?」很八股吧?信不信由妳,這話可是由我家最年輕的長輩(今年莫約50出頭)嘴裏吐出來的。聽得我一肚子火,直接回問:「你誰啊?」
長輩:「我妳小叔啊」
我:「好久不見,但我很忙,沒法話家常」
長輩 「喔,那個,妳大哥的婚禮..」
我:「我沒
哥哥,只有堂哥。」
長輩 :「喔,有什麼關係,妳大哥的婚禮...」
我:「我犯法了嗎?」
長輩:「啊~,什麼?」
我:「哪條法律規定不出席堂哥婚禮犯法?」
長輩:「唉啊,那個,這不,他不就妳堂哥嘛~」
我:「那又如何?我打小與他不熟
,十多年沒見過他,早不認識了」
長輩:「我們X家的長子吔」
我:「與我何干?路上撞著了我還認不出呢」
長輩:「所以去看看吶,他老婆..」
我:「生命有限,我不想浪費在不相干的人身上」
長輩:「唉唉,怎麼這麼說話」
我:「唉,我真的很忙,沒時間陪小叔您閒磕牙,有話對我爸說去」

雖然我不太禮貌,但我們家的「重男輕女」現象實在讓我厭惡。所以,誰說「外省人較不重男輕女」?我父親家族中沒
一個本省人(現在好像有一個,記不清啦,反正我也遇不著他們,眼不見為淨),還重男輕女得嚴重來著,即使經過戰爭的洗禮,仍然捨不得忘掉傳統。母親家族則剛好相反,完全不在乎性別,只在乎你是不是個問心無愧,正正當當的人。所以,別再下那種「外省人不重男輕女」的結論,並不是每家都那樣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ffairtoremember 的頭像
affairtoremember

風のごとし、雲のごとし

affairtorememb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