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末左右無事,拖著朋友教我用相機。一直以來都只會用傻瓜相機,前陣子犯賤,因某種機緣換了台介於傻瓜與單眼間的機型。換機器時,大家都說沒多難,習慣就好,回想起來,這一切都是「話術」。對機器操作,本人極為笨拙,換了近四個月,至今最熟悉的還是只有快門那個鈕。加上腦袋極為簡單,無法同時邊記邊想邊判斷還要邊操作,教得多,立刻就超過腦容量負擔,所以每次都只能學一點點。


扯遠了,話說那天東拍西拍,多少學到了點東西,我不貪心,其它的下次再學。


看這牌坊,台北人大約猜得出是哪


天氣雖熱,草叢中還是有不少麻雀。


因為我不想用腳架,又只能遠遠拍,所以很糊

繞到公園另一側,遇見隻乘涼的松鼠,想起我那掛件上的小松鼠,便忍著悶熱,努力地拍了幾張,無奈功力不佳,拍得不清楚。

一身毛,看著便熱


肚子貼在樹幹上,莫非樹幹比較涼


這樣子,不太瘦,有點肥美啊

拍著拍著,突然看到有個帶著2位小朋友的媽媽,不斷地用雨傘對著樹上的松鼠戳來戳去,我拱朋友去請她停止這種行為,那位快四十的婦人的回答真是有常識得嚇死人。
婦人:「沒有,我是在戳我的東西啦!」
朋友:「這樣啊。」
婦人:「啊我用冰淇淋給松鼠吃,啊就掉在樹上,就用雨傘弄啊...」
朋友:「喔,可是松鼠能吃冰嗎?」
婦人:「....叫爸爸來,我們要走了」

我不知松鼠能不能吃冰淇淋,若是天然成份的應該還好點,但看她買的那個牌子,似乎不太天然啊,她可能也不知道自己花錢買了堆色素和化學添加物讓孩子吃吧。現在的人是怎樣,做事前都不思考後果便任意而為,反正一時興起高興就好,也不想想這樣的行為恰不恰當。這就算了,孩子在旁看著,還不有樣學樣?

稍晚我與友人去河濱公園瞎晃,結果意外發現水濱沙洲上有不少「彈塗魚」,應是所謂的「大彈塗」品種。距離遠天色又暗,所以沒拍幾張。


彈塗魚,又名花跳


求偶中

招潮蟹

一大一小的螯,是最明顯的特徵

除了彈塗魚外還有不少招潮蟹。有位帶小孩騎車的媽媽看我們拍得高興也停下來看,彈塗魚跳來跳去,小孩子當然是興奮非常,反正台北的孩子看過的動物少得可憐。那位媽媽看小孩高興,竟說:「你們在這裏等著,我下去抓上來給你們看」,說完便停好自行車準備翻欄杆。喔喔,我的天,我趕緊告訴她:「這裏是保育區,不能下去喔」,當然後來她不太高興地走了。我說,這位太太,妳是不長腦嗎?下去抓?知不知道妳一腳會踩死多少生物?妳認為那樣溼溼軟軟的泥巴,撐得住妳的體重嗎?妳到底知不知道什麼叫生態保育?真受不了。

常聽人說:「一代不如一代」,一付感慨萬千的樣子。想得深點,這不如上一代的一代,還不都是諸位父母大人教出來的?他們不如您,是孩子真的差還是因為您不會教,把人家教壞了?教育孩子不單是老師的事,父母親生活中的身教言教更重要。前陣子有位友人說:「孩子是父母親的翻版」,這話真是一點也沒錯,孩子有樣學樣,往往看小孩便知其父母。當然我們不能否認有些人就是天生資質好,與生俱來便有「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的本領,但當孩子還沒有判斷是非對錯的能力時,很難不有樣學樣。教養孩子從來就不是件輕鬆事,就像必須時時提高警覺地艱難工程,急不得亦無捷徑可尋,只能一步一腳印地往前慢慢走。孩子就像鏡子般,會反映出您的身教及言教,您不進步,孩子便跟著不進步,在感嘆「一代不如一代」時,別忘了回頭想想您是否也是始作俑者之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ffairtoremember 的頭像
affairtoremember

風のごとし、雲のごとし

affairtorememb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